中国女装网,女装专业门户!
微信关注
女装网公众号关注
扫一扫
服务介绍 帮助中心 服务热线:400-612-1363  加入收藏

女装网微信公众号 微信关注
  • 品牌 |
  • 招商 |
  • 画册 |
  • 评论

热门搜索: 依路佑妮 赫梵茜 春美多

您的位置: 中国女装网 > 生意经频道 > 财富故事 > 详情

宋连生:传承的艺术 手艺人的时装经

http://www.nz86.com/   手机版   2016-01-05

微信扫码

导语: 在浦东南路与张杨路交界繁华的上海湾商区,自称'手艺人'的宋连生在这里经营着一家20平方米的中装店'子曰'。木刻匾额、雕花方砖、龙门衣架撑起缀着青花瓷纽扣的对襟棉衣,使小店看上去端凝古朴,自成韵味,与周遭浓烈的商业气氛明显比对。

      没有家传、没有师承、没有门派,宋连生凭着一份对于中国传统手工艺的热爱,由广告人变身裁缝,并一点一点恢复着雕版、水印、夹缬等在中式服装中的应用

  [ 在老宋看来,衣服代表了一个人的情趣和审美,它和所谓的品牌文化和所谓的奢侈品价值无关。他定义自己的目标客户群为“经济学家”——经世济用,治学齐家之人 ]

  在浦东南路与张杨路交界繁华的上海湾商区,自称“手艺人”的宋连生在这里经营着一家20平方米的中装店“子曰”。木刻匾额、雕花方砖、龙门衣架撑起缀着青花瓷纽扣的对襟棉衣,使小店看上去端凝古朴,自成韵味,与周遭浓烈的商业气氛明显比对。

宋连生:传承的艺术 手艺人的时装经(图1)

  约莫40岁的宋连生一袭长衫立门迎客,身姿颀长,长发束成马尾。他令人称其“老宋”,因为听着亲切。挪步店内,见莲藕做花,雕版为印,碎石磨扣,装饰拙朴而雅致;混合檀香和绿茶的清悠萦绕出一股隐于闹市的余味,桌面上散落的瓷片、断木突生手工劳作的趣味。

  朋友曾拜访老宋。临行前,在网上用谷歌地图搜索了一下方位。输入后,出现了店名,但显示的不是“子曰”,而是“日子”,令人啼笑皆非。“年轻人误读店名是常有的事”,老宋微微抱怨,“这样的匾额加上印刻方式,肯定是从右往左读啊,这点关于传统的常识怎么都没有呢?”他心里不是滋味。

  2009年,在广告业干得一帆风顺的老宋辞职开店,埋头干起了针线活,从此变身“印染裁缝”。他没有家传、没有师承、没有门派,全凭兴趣,就跑遍乡野,寻访民间达人,翻透《考工记》等古代文献,一点一点恢复着雕版、水印、夹缬等传统手工艺在中装,特别是在中式男装上的运用,不仅发愿传承近乎消匿的传统技艺,也希望可以在浮躁都市中复原出骨子里完整的东方人文生活空间。

  治木

  老宋的店铺也挂卖旗袍、马褂等成品,但主要以个性定制为主。不管是白底T恤上的印花,还是衬衫的上领和锁扣眼,每件服装的裁、缝、印、染、刻、绣、绘,几乎全由老宋一人手工包办。

  他是学纺织工程的,对木雕情有独钟,早就设想将木雕作为印,将颜料印在服装或服饰上。为此,他雕了很多的木印,配合顾客的喜好,印在服装上。一位女士定制了亚麻上衣,取衣时想增加点韵味,想法一提出,老宋立马坐定,现调颜料,以毛笔来回蘸刷在竹叶木印上,轻轻一按,飘飘白衣就立马增添了一抹绿色。

  “我刻的竹叶和鲤鱼都取法自李的《芥子园画谱》。其竹谱教你如何描画竹子,一片叫‘一笔横舟’,两片称‘两笔燕尾’,自生情趣。”他点拨到。

  竹叶木印是雕虫小技,真正的镇店之宝是夹缬木板。“缬”在古汉语中,是指在丝织品上印染出花样。用二木版雕刻同样花纹,以绢布对折,夹入此二版,然后在雕空处染色,成为对称花纹,其印花所成的锦、绢等丝织物就叫夹缬。它的历史可以上溯至秦汉时期,唐代达到最盛——有史料显示,那时官兵的军服、嫔妃的罗裙乃至敦煌莫高窟的菩萨像身上的服装都是夹缬。

  然而从宋代起,夹缬在民间渐渐衰落;元明之后,这门中国最古老的印花技术之一被简单的油纸镂花印染取代,最终湮灭于典籍。1988年,薛勋郎、陈康算等人试图复兴浙江乡野零星保存的夹缬作坊,却终因销路有限而停产。

  这几年,老宋一直在试图复原并改良这门失传已久的绝技。2008年的一次偶然,他在网上觅得张琴所著的《蓝花布上的昆曲》,始知夹缬,却一发不可收,遂寻遍市面上所有关于夹缬的书籍,开始研究图案和工艺,着手制作雕版,光是确定《西厢记》花版的图案就花去三个月时间。

  老宋介绍,《西厢记》是夹缬常用的图纹之一,但历经数代传承,纹样细节有许多以讹传讹之处,已经失去原有风貌。他使用电脑绘图软件,对原图加以调整,重新绘制粉本。例如原图是方砖漫地背景,龟背锦纹样填满画面,而老宋的版本仅在下半保留背景,上半留白,配合花卉图样,制造出人物站在庭院地面上的效果,纹样不再铺满画面,有了透气的空间,让人物主次分明,增加了画面立体感。此外还调整了回文的比例,又加上四张辅助纹样“婴戏图”——分为抱瓶童子、捧鞍童子、持戟童子、敲罄童子,即为“平安吉庆”,修改过六七稿后,图样最终确定下来。

  夹缬雕版应选用什么材质的木板,没有一本书讲到,只能全靠自己摸索。图样确定后,老宋先在木工作坊买了四十块榆木,试刻后发现,榆木入水浸泡后,各部分或缩或涨,表面凹凸不平,无法用于印染,只能弃用。换用其他木材试验,最终选定梨木,雕刻了最初的两块花版《白马解围》,又用这两块版反复试染,到了第十四块布料印染成功,正式起刀开刻,先手工细细刨刻,再用500号、1000号的砂纸打磨。木屑纷飞,粉尘弥漫,历时一年零两个月,全套《西厢记》夹缬花版雕刻终成——17块木板,其中15块正反雕刻,共32版面。

  不久前参加上海国际时尚中心“本土独立设计师展售平台”的展出,老宋第一次拿出了由夹缬印染的《西厢记》图纹纯棉布“百子被”,引得啧啧称奇。“纯天然,好意头,这才是给新婚之人最好的祝福”,他不无得意道。

  与老宋聊天,他从不掩饰“雄心”,就是刻几块木板来印套色丝巾,以中国传统的草木染、夹缬、印缬、手工云染和爱马仕的印花导轨争个高下。去年,爱马仕在中国举办巡回工艺盛典,老宋也去一探究竟,品出了东西方手工艺完全不同的哲学观。

  定位是套色印花时是必要条件,在他看来,西方的整套工艺最讲究准确的机械定位;而中国传统全凭手感,且记录模糊,即使是有“中国古代工艺大百科”之称的《天工开物》,也记载简略,实用性不足。转行初期,老宋对着工艺书,完全按部就班,衣襟就是连不上,就像选木刻板一样,总是缺少一点“窍门”。后来才磋磨出,中国的手艺人往往习惯“留一手”,不把精髓随意传人,而就是那么一两句提点,在实践中得来回琢磨。

  “就应该像老外的说明书一样,所有的参数都给你。比如要刻木板,那要怎么磨刀,刀的外形要做成什么样,选什么材料,磨的时候要选什么样的磨石,是清水磨还是盐水磨。这些东西没有人去讲,就造成传统民间工艺无法有序、有价值地被传承下来。”他恍然。

  说到做到,老宋所有作品的成品和制作流程都有照片记录,每件衣服的袖口团花、镂空图案等特色之处还会有特写,希望用文字和影像的方式,如实记录和整理工艺流程。他说,这样的记录最容易变成“可快速入门的传承”。

  技艺传家

  老宋的设计大多坚持传统中装左右对称的平面裁剪,对襟的衣服挂在自制的红色祥云纹样的龙门衣架上,两个衣袖串成水平的一线,中间笔直地垂下来,显得格外端正大气,充满仪式感。

  “与西方的立体裁剪相比,这种裁剪方式方便穿着的人把胳膊抬起来,随心所欲做事,”他从衣架说到了剪裁。“老外喝茶要穿礼服,运动要穿运动装,由衣服来定人的阶层。而同样一件长褂,拿把扇子就是书生,扇子一抖、下摆一撩、拉开架势,就是黄飞鸿。是由人的气质来定衣服的功能,这是东西方最明显的不同。”他一边比画,一边解释。

  从年轻时起,老宋就酷爱中装,却瞧不上市面上出售的中装——要么刻板,要么新颖得不知所谓。“既然都不灵光,干脆自己来做。”他说,这就好比老食客找不到满意的餐馆,只好亲自开一家。他不仅想为自己做衫,也打出了“为东方思想中坚量身定制”的旗号。他定义自己的目标客户群为“经济学家”——经世济用,治学齐家之人。在老宋看来,衣服代表了一个人的情趣和审美,它和所谓的品牌文化和所谓的奢侈品价值无关。“我不希望一个人穿上的这件衣服体现了品牌的文化。这件衣服穿上后应该体现这个人的情趣,看到这个人的审美。”他说,这是他做衣服的目标。

  最突出的是,他的服装几乎很少用市售的成品纽扣,基本上是自制的纽扣。比如,景德镇的瓷盅瓷碗,被切割打磨成5角硬币大小的圆,光滑透亮的白瓷上生出几笔青花的竹叶或是粉彩的桃花,钉在藏青深红或是象牙白的外套上,就成了画龙点睛的点缀。

  不仅是旧瓷片,寿山芙蓉石、紫袍玉带石、龙眼菩提、檀木乃至莲心都可以成为制作纽扣的材料。有些客人一次买上六七件服装,特地要求每件的纽扣都不同。“中国人的美是含蓄的,中国人的性格是温润的,中国人对色彩的要求是柔和的,不是一般的布扣子所能概括的。”在老宋眼中,纽扣这种小物件最能囊括中国传统审美的精神气质,它是审美的标签,而不是财富的标签,意义上大大区别于爱马仕的袖扣和卡地亚的胸针。

  他更重视对印染内容的选择,绝不做那种天马行空、没有根源的所谓创意。“好的东西,经过几百年的集体审美检验,拿来用就是。”他对传统很是自信。

  今年夏天,老宋新刻了一块雕版,尝试在T恤上印染上秦琼、尉迟恭三鞭换两锏的故事。“我一直思考,如何将男孩子心目中的英雄梦在当今社会中时尚化地表达出来。”他解释。结果却出人意料,有人说那是关公的头像,有人说是刘备,极少有人认出秦琼来。“当我将T恤赠予我父亲时,他立马辨认出‘这是叔宝和敬德啊’,我父亲是农民,这跟学识无关”,老宋有些不解,“现在的年轻人不听《岳飞传》和瓦岗寨的故事吗?”

  早些时候,老宋写了一副对联。上联是:印染裁缝,践行忠厚传家久;下联为:针剪线尺,勤读诗书继世长。“别整天跟孩子讲那些大道理,胎教、早教什么的。”老宋认为,手工艺的传承处处蕴含教育之道。

  家里备一套中式服装,摆两件有中国传统元素的物件,“拿着家里的印花被子、靠枕,告诉他这是‘桃园三结义’,这是《西厢记》里的‘白马解围’、‘奉子成婚’……有文学在里面,有美学在里面,还有一些传统的生存技能和主人家诗书济世的传家意味在里面,有那么一点点能让孩子传下来,他就会受益终生。”他说,这是他最希望从“子曰”不到20平方米的空间中带给别人的东方生活方式。


 来源:中国女装网        编辑:陈倩倩
欢迎品牌、企业及个人投稿,投稿请Email至:mailtg@nz86.com
>>进入财富故事栏目,了解更多女装圈成功人士的创业故事。
分享到:

——本文系中国女装网原创专稿,转载务请注明"来源:中国女装网",以尊重我站采编人员劳动成果及版权。

时尚风向标 更多时尚品牌
  • 搜品牌
  • 搜招商
  • 搜画册
  • 搜评论

《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浙B2-20130062  中国女装网版权所有(2008-2018) 浙公网安备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180号

 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圏

×
二维码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